上冻的勒拿河

【冬叉】出去玩的时候总有人只想拍照

【标题】出去玩的时候总有人只想拍照

【配对】冬兵/叉骨

【来源】美国队长

【梗概】叉骨要自拍,而冬兵什么都想玩

【备注】战狼2 相关

===================

又一次,朗姆洛摆出了那个愚蠢的动作。

 

“你能不能不要再自拍了,”巴基很无奈地说,“这没什么好拍的。”

 

“出来玩为什么不拍照?你不给我拍就算了,我自拍你还瞎逼逼。”然后朗姆洛换了个角度,摆出一个跟刚才一模一样的姿势:左手指向身旁环绕他的绣球花,,右手拿着手机,鼻孔对着镜头。

 

“算我求你了,我想玩点别的。”

 

“你可以自己去玩,你是个大孩子了,记得吗?你当然记得,你可再也不用被洗脑啦。”

 

他总是这么混蛋。巴基感觉心里怪怪的,他没有在生朗姆洛的气,只是觉得意外的有些扫兴。他很清楚自己跟朗姆洛是在逃难,而不是什么开开心心的异国旅行,所以每当他提出想出去玩时朗姆洛总骂他,而他除了委屈也没什么好做的。但今天不同,当朗姆洛带他来到这个游乐园时他简直有些想哭——这几乎让他回到了当年的史塔克博览会,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让他目眩神迷。于是他把这想法告诉了朗姆洛,然后朗姆洛告诉他史塔克家的小儿子是钢铁侠,非常有钱。“非常、非常有钱。”朗姆洛说着笑了起来,脸上纵横交错的伤疤随着那个浮夸的笑容纠结到一起。

 

“那霍华德呢?”

 

“老早就死了,出车祸死的。”朗姆洛说得漫不经心,却让巴基心里没来由地抽了一下。

 

“真遗憾。”

 

“遗憾什么,又不是你干的,过来给老子拍照。”朗姆洛站在游乐园地大门口,伸出两根指头指挥巴基,“你知道按哪个键吧,中间那个。”

 

于是巴基老老实实地做了。一开始这还令人感到兴奋,因为从前人们拍照片得扛上一台硕大的机器,而且要等上几天才能拿到照片——70美分,他记得这个——现在他又想起来一件事了,这可真是令人激动啊。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,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,现在你只需要点一下那块玻璃板就能立刻得到一张图像。“我能把它拿出来吗?”他问道。“不能,亲爱的。”朗姆洛一边查看照片一边告诉他,“这就体现了新世纪有多么妙不可言,你能拥有很多很多照片,却不需要把它们全洗出来裱上。嘿,我的腿哪有这么短,快给我再来一张,重新拍,手放低点,最好蹲下。”

 

然而这很快就不让人兴奋了。

 

巴基有些无法理解朗姆洛,因为他几乎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拍照,甚至是一些平常根本没人会注意的地方他也要合影留恋一下。终于,当朗姆洛再一次命令他给拍一张“花丛中的朗姆洛”时,巴基翻脸了。他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朗姆洛,说:“省省吧布洛克,你为什么不先摘了墨镜再支使我做这做那,这一百二十张照片你没一张能看到脸。”

 

“胡说八道,哪里有一百二十张,你会不会数数。”

 

“就是有一百二十张,一百二十多张。”巴基很不开心,他扫一眼就知道到底有多少。

 

“其中有一百张都丑爆了,而它们的共同点就是有着相同的拍摄者——也就是——你。”朗姆洛反唇相讥,“你可以退下了,我没你也行。”

 

“你没我怎么拍。”

 

朗姆洛打开了前置摄像头,在巴基面前晃了晃,“瞧啊这是什么,这是你巨大的脸。”然后他伸手指向那丛绣球花,把手机高高地举了起来像是要把它捅进巴基的嘴里,但实际上他是要给自己来一张美爆了的自拍。巴基往后退了几步以免把手机吃下去。

 

“别跑啊小子,快站到这儿来,我们拍一张。”朗姆洛招呼巴基。巴基心里惦记着刚刚被他说自己脸大,就站得离朗姆洛远远的,这让他的脸看起来小多了。朗姆洛拍完后翻开相册查看,只见两个落魄的男人站在一大丛绣球花中,隔了大概有半米远。“这不行,你离得太远了,再来一次。”朗姆洛说。

 

“可算了吧,我想开始玩了,我还什么都没玩到呢。”“你已经坐了旋转木马和矿山小火车了,今天人少不用排队,待会儿有你玩的。”旋转木马和矿山小火车都是小孩子玩的!巴基愤愤不平地想,他认为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有资格去坐过山车,还有其他能飞上天的东西。

 

“算我求你了,布洛克。”

 

这便是巴基所面临的困局。

 

他当然不能撇下朗姆洛一个人然后自己跑掉。朗姆洛不愿意摘下他的墨镜,他得用这玩意儿把他脸上的烧伤遮住,与此同时这也把他拦在了许多项目外面,比方说,巴基一直心心念的过山车。离开朗姆洛,只有自己一个人——这想法简直令他想要尖叫。朗姆洛是现在唯一能教他怎么跟这世界打交道的人,巴基很难想象得到该如何买东西、跟陌生人说话、乘坐交通工具或是其他一些生活中经常遇到的事,他沉睡了太久,他有好多东西要学。“你得跟我一起,布洛克。”他说,“我需要你。”

 

“我知道,你怎么能不需要我,你需要我养你,庇护你,照顾你,你还需要有个领着你来游乐园,就像其他小朋友一样。”朗姆洛又作出一个扭曲的笑容,看得巴基心里发毛,“承认吧,你需要我,你没我不行。”

 

但是巴基对此持不同意见。只听他很轻、很淡地说:“我不需要你,朗姆洛,我本不会需要,我本来永运不会需要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我是詹姆斯·布坎南·巴恩斯中士,我是咆哮突击队中唯一牺牲的成员,人们以为我死了,但其实我没有,我是被九头蛇改造、虐待、洗脑成为了一个杀手、机器、昂贵的资产,我变成了很多东西,但唯独不再是巴恩斯中士……”

 

“嘿宝贝儿,宝贝儿你别再说了,你小点声——”朗姆洛终于放下了那该死的手机,认认真真地听起了冬兵的话并且试图安抚他。冬兵迷茫地看着朗姆洛一点点地变得惊慌失措,他想要停下来,却发现自己根本办不到:“我不是巴恩斯中士,我不再是了,我不再是了……”然后一股巨大的平静的力量席卷了他,让他的脑子感到了许久未曾知觉到的清醒与无上的欢愉。终于,他感觉到自己可以说出来了,有这么一个恰当的时机——他必须要说,他要是不把这话从嘴里说出来,那它就会从眼睛、鼻子或者耳朵里钻出来——朗姆洛惊恐地看着冬兵颤抖着、颤抖着开了口:

 

“我是……冬日战士,我是冬兵,我是冬兵。”

 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士兵,现在让我们离开这儿好吗?”朗姆洛拉起冬兵就往回走,“我们该去买些李子对吗?李子,还有其他你想要的东西……”

 

“我什么都不想要,朗姆洛。”

 

“操!算我求你了,算我求你了巴基,巴基对吗?他是这么叫你的对吧?”

 

“当时候到时,你就得走,朗姆洛。”冬兵说,“我的时候到了。我永远都不会再回到那个冰冷的冷冻仓里,我永远都不会再夺走无辜者的性命。不管你是怀着怎样的目的来的,朗姆洛,但你永远也没法儿达成它了。”

 

“可你没我不行。”朗姆洛摘下了墨镜,笑得让人想打他。

 

“我可以学。”

 

“你有很多东西要学。”

 

“我知道,布洛克。”

 

最终他们两个人很愚蠢地站在那丛绣球花里,互相推诿,试图就此达成某种协议,并且没人想去思考要是这协议没有达成后果会是如何,或许打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这事迟早要发生。既然如此,何须继续扯皮?朗姆洛把墨镜放在他脏的要死的前襟上擦了擦又重新戴上,很不情愿地说:“那好吧巴恩斯中士,祝你好运了。”

 

“你也是。”

 

然后朗姆洛径直离开了游乐园,而冬兵终于坐到了过山车。

 

 

 

End.

 

短小番外

 

叉骨自爆后冬兵忧郁了很久,紧接着被小史塔克暴揍了一顿后又进了冷冻仓,他觉得这一切都很屎。直到有一天他被放了出来,原因是有人在推上艾特了他,推文内容让人不寒而栗,配有一张他跟叉骨的合照——背景是一大丛艳俗的绣球花。为了让大家了解到该情况的急迫性与危险性,全文现摘录如下:

 

让大爹爹给你尝些甜头吧 :)

 

End.

 

 

短小番外二

 

冷锋惊恐地收到了大爹爹的微博艾特。

 

真End.


评论(12)

热度(113)

  1. thezombiemax上冻的勒拿河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