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冻的勒拿河

【标题】没有

【配对】冬兵/叉骨

【来源】美国队长

【梗概】苏台德发生了什么

【备注】异物之冬兵视角,罗叉友情向

【警告】丧病脑洞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他找到朗姆洛了。

 

一开始他没觉得这一堆鼓起来的雪包下埋了人,但他还是打算前去查看一番,然后就看见朗姆洛的一只靴子还露在外面。可能死了,他想着,伸手扒开最顶层松软的薄雪,就看到了朗姆洛戴着帽子的后脑勺。他不知道该怎么料理一个死人,索性把尸体全刨了出来,他想好好看一看这个人死掉的样子,然而他没能如愿:朗姆洛满脸都是血,血淌下来结成冰,一直糊进他的脖子里,然而那对青紫色的嘴唇依旧暴露在外,不断嗫嚅着什么。起初他以为只是些无意义的话语,但几秒钟后他就明白过来了,原来朗姆洛还想活。

 

既然如此,他就把朗姆洛扛上了肩头。这个人还想活,为何不给他次机会试试?他看得出朗姆洛的腿断了,皮肉还连着但整个形状已经扭曲了,忧郁地垂在他的胸前晃来晃去,脚尖撞着他的腿。这没什么好担心的,他们会把这条腿卸掉,给朗姆洛换上一个更好的,朗姆洛值得这个。他一直希望朗姆洛能够变得更好,他觉得这个人太弱小了,根本没办法保全自己,得有点什么来帮助他变得更好、更强大,这样他才不会轻易死掉。不过他想不到能给朗姆洛什么好东西,他自己从来没拥有过什么好东西,但他有一条无坚不摧的铁胳膊,朗姆洛曾不止一次表达过对它的喜爱——但朗姆洛不需要铁胳膊,一条铁腿会更适合他。然而只要朗姆洛要求,自己还是会考虑把胳膊给他,如果他们同意的话。

 

他对此感到有些兴奋,因为他已经预想到了一种绝妙的情况,那就是朗姆洛有了一条铁腿,而自己又一条与之相配的铁胳膊,他们可以分享同一个冷冻仓——这样一来他们就是一样的人了。在那之后,他要与朗姆洛分享他心中所想,他甚至能够以前辈的姿态教导朗姆洛如何适应他的新腿,因为有时候它们真的很难操控,一眼看上去时还会被吓到,因为你一时半会儿很难理解为什么自己身上会长出这么个怪玩意儿。你得学习调整重心,学习如何去适应这种异物感,尝试着喜欢它乃至最终习惯它的存在,这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,他从中摸索出来很多经验,他将把这些悉数传授给朗姆洛。

 

他将拥有一个同类。

 

“头儿!头儿!资产回来了,带着布洛克一起!”杰克一直守在窗前,他透过全世界的狂风暴雪看见资产自远方向这里走来。他飞奔过去,看到布洛克半死不活地挂在冬兵身上,问道:“他活着吗?他还活着吗?”资产没理他,径直向安全屋走去。他心里想着自己的事,没在意杰克嚷嚷了些什么。

 

“该死的——”杰克跟在资产身后拍着朗姆洛的脸,“把他给我!”然后从资产手上接过朗姆洛,踏着齐膝深的雪跑回了安全屋。他们的头儿本来正抽着最后一根烟,却不知何时已经掐掉了,麻溜地给朗姆洛腾出了一块地儿。

 

“他的腿断了。”资产细声细气地说,心快跳到了嗓子眼。

 

杰克划开了朗姆洛的裤腿,只见那条赤裸着的腿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扭曲着,膝盖上有一片碗口大的淤青,然后几处被刀捅进去的地方还在冒着血。“他没事儿,能接上。”头儿扯了点东西按住朗姆洛身上开的口子,“杰克!杰克!再找点能烧火的东西!”

 

杰克开始用刀砍那个柜子。资产看着地上毫无生机的朗姆洛,看着他露出的一节血肉模糊的,苍白的大腿,鬼使神差地就伸出左手摸了上去,他的手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,企图感受到一丝温暖或其他象征着生命力的东西,但他什么也感觉不到,等到他失落地想把手收回去时,却已经办不到了,他轻轻地用了点力,换来朗姆洛的一声轻哼。这轻哼招来了正烧火添柴的杰克,他骂资产是个没脑子的蠢猪,让他好好待着别动,然后用温水倒在了钢铁和皮肉的连接处,以一种温和的方式斩断了二人间的联系。然后朗姆洛彻底昏了过去,而资产则默默地退到了墙角,那儿离朗姆洛最远。

 

End.


评论(7)

热度(46)

  1. 漫长时光上冻的勒拿河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上冻的勒拿河